车企力帆危机启示录:重庆前首富败走新能源

2020-02-19 00:00

车企的寒冬早已入侵重庆。重庆本地一大车企力帆集团旗下的汽车工厂正在变相裁员、卖厂还债,工厂订单大幅减少,部分工人每月发放1800元工资,甚至不用上班。

最能敏锐地捕捉到汽车行业变化的是销售端。

2018年下半年,重庆市区石新路170号的一家力帆经销商康泽门店,因为车辆销售困难,最终撤离了该汽车城,它的四周是吉利、长安等汽车经销商门店。离该地2.5公里之外,还留有一处康泽的维修服务中心。

位于广州的一家力帆经销商也濒临破产的边缘。该经销商老板很后悔自己在2017年,未能选择退出力帆车企的代理销售,此后大量的力帆车作为库存车被放置在门店。而当时为购买力帆车,经销商欠下银行上百万的银行债务。

作为重庆本土的车企,重庆人对力帆品牌的认知共性是:他们摩托车业务还不错,但是汽车质量不行。

而从数字上看,力帆乘用车(主要指燃油车)的销量,随着全国车市的周期性疲软,率先作出反应。力帆乘用车销量大幅下滑——根据力帆官方数据,2014-2018年,力帆乘用车销量分别是13.4、13.2、10.1、12.5、9.2万辆。

为避免力帆乘用车销量下滑趋势,早在2014年,力帆的掌舵人、重庆前首富尹明善做出了转型调整——新能源汽车,希望借助新能源汽车的国家政策性支持,实现弯道超车。然而新能源汽车在刚推出的第二年销量达到1.2万辆,之后几年销量再也没超过这个数字,还一度跌至4000余辆。

力帆却也因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幅投资,导致资金匮乏,陷入窘境。供应商货款迟迟未付,触发上百家供应商的诉讼,经销商库存压货,尾款无法支付,还有待偿付的数十亿流动性银行贷款,力帆不得不卖地和汽车资质还债。

2019年,力帆股份前三个季度亏损25亿元;尹明善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因为诉讼被冻结,控股股东力帆控股集团负债追高至300亿。

上述困境让意欲隐身的重庆前首富尹明善不得不直面质疑。这位历经坎坷,见惯大风大浪的民营企业家,在造车路上奔跑了20余年,岁至耄耋,又如何回望和反思自己造车道路的系列抉择?


昵称:
内容:
验证码:
提交评论